Rix

啊,是个小画手

©Rix
Powered by LOFTER

这次遇见LC,是在一大滩的雪落在身上之后。我在屋檐下站着,当我抬头看见那个灰蓝色四只手的家伙从我眼前的屋檐跳到我头上屋檐时,就要意识到在这寒风萧瑟的冬日我会收到的悲惨结局了。
所幸LC并不是跳着屋檐被追杀,他折回来拯救了半个身子被厚雪压住的我,我除了发抖真是一句话都没办法多他说出来,谁叫我正好站在屋檐下呢?
眼前这人似乎也不是完全闲着的,他穿着明明应该是夏天穿的水手服,看上去冷极了,而他的肢体却自然而放松的拍拍我身上雪渣。
接着他就说话了“虽然我做了这么多的倒霉事,还是不会抛弃我没错吧,AP。”
他用那样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对着我,这样充满侵略欲的眼睛一定对向过我弟弟和他所相处的所有人,而我无论如何抉择他都会干下去的...是的。
我握上了他的手,这并没有意味着什么,LC却哈哈大笑起来。
他一边用尽全身力气大笑着边用力和我握了起来,他总是那么有意思,我平时脸上总是挂着笑容的,看向他那总之想着如何去玩如何去恶作剧的眼睛时,我也明白了我们的不同。甚至他的手也是温热的。
LC笑够了,他拍拍我头上木棍顺势将小羊羔一般的我给牵走。妙极了,两个男人大冬天的就这样牵着手赶去什么地方,我试图问他些什么,答案却过于敷衍了。理性怀疑他并没有意识到牵了个人,目的如此明确,他的眼里只有期待即将到来的愉悦。
我有预感他会拉着我直到梦魇中心。

近期的原创小人/稿稿/签绘

在这张久远的女儿后面有6张是一年前画的原创条漫,还有最后一张半年前的,我觉得海星,打上了不要脸的tag囤着lof找机会补完🙈

原本想拿这张图在做大逆挂件前去两个店子给自己参谋一下质量的,结果在下单之前突然决定去哪个店子了,毕竟是给自己舔的,怎么也要做好点:P(这一张到时候也拿去做一些吧,我的大儿子LC(碎碎念)

这张自设画到一半失去了兴趣...发一下,P2是大概会上架的纸胶带——(¯﹃¯)

之前画了女子高中生的自己后,疯狂当成自设互动。当然了我不可以有这么可爱!和另外一个rix都当成孩子养吧嘿嘿嘿

近期摸的自家孩子或者企划或者约的稿子

女儿RoE,皮衣好难画.....
下次换个别的衣服吧(拿女儿玩换装游戏)

军训,好累,更更老图

秃然更新,全是孩子(不正经